2006-07-31

宇宙

(螺旋前進的光子)




枝梗繁茂的
春天與春天
編織成空間
以外是無人回來過的秘境
命運的測地線
百轉千迴過
你我的相遇
彼此卻信誓旦旦
交錯是最單調
兩條筆直的捷徑

僅從一顰一笑
嘴角的絲毫牽動
時間的暗流正在迸發
銜接島與島
於卸下帆的船隊
我們寄宿在無窮
數列中不停遷徙
不敢熟睡
惶恐海賊盜走
睜眼的想望
沒有煤漬的鍋爐或
航海誌的留白處
比一個乘客的死叫人沮喪

閉上眼時會有嗎
一位盡職的水手
繼續監視這座海市蜃樓?
正因為你的漫不經心嗎
蟲鳥之所以如此活潑?
曇花還會凋謝嗎
假如我一直注視著它?

你我輪流守夜
祈求聖艾爾摩之火
教堂狂暴的黑暗
令大塊拼貼的玫瑰窗顯得卑微
六弦琴的餘音
多維向移植的
隱喻之波瀾
低迴於古老的樑柱間
一只載滿精密治具的方舟
抹去了它最後座標

鱗光閃閃的魚苗
成群自船舷恆速飛跳過
穿越永夜和
愛人眉下的雙狹縫
像一陣流星雨被慾望
簡化了細節
我們任憑縱橫的顛簸
無涉尺度的奇蹟迷惑
在預先被壓縮的旅程中
鐘擺忘記了擺動


會不會函數的唯一解
是如果能
聚精會神於某一處
使焦點以外的癡瞋漸次
消散它們的分子
如果我能如此駛離
滄海的焦躁
讓你成為眼底
最後也是唯一的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