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2

《宮澤賢治詩集》 /讀詩雜記

2016/02/11 暫記

從《春天與修羅》的第一集的序,可以看出他對於人這生物或說現象的看法。就個人的理解,他認為人是ㄧ種物理現象,像一抹「藍色照明」,只是產生這抹照明的第一因已消失其蹤影「光線保持著,那電燈卻消失」;而他獨特的詩作風格「心象素描」是對外在現象的直覺,心中反應的印象、感受、衝動,是一種紀錄,「若那是虛無/虛無本身就是這樣」。

「因此終究所謂的我 是我本身/作為我 來感受的電子系的某個系統」〈排列出黑與白細胞的所有順序〉


「記錄或歷史或者是所謂地球史/還有那各式各樣的資料/都只不過是/我們所感受到的罷了/或許兩千年之後/符合兩千年後的不同地質學將被使用/與其相應的證據也漸次從過去出現/大家會認為約在兩千年前/藍藍的天空中充滿了無色的孔雀」〈序〉
這彷彿是對科學的「典範」的闡述,真實只是合理的解釋。

日本岩手縣是宮澤賢治出生與生活的地方,他的詩(心象素描)的場景幾乎都是與這塊土地相關,除了岩手的景物成為賢治的詩的特色外,由他的專業與興趣而生的意象(特別是農業、地質學、化學、天文等)也形塑了他的個人風格,私以為就他詩中之思,説他同谷川俊太郞一樣可被稱是宇宙詩人也不為過。雖說這些意象充斥專業的詞彙,卻一點也不矯飾、突兀,因為這些意象是賢治的日常生活,是再自然不過的語境,而不是刻意賣弄堆疊文字。

誠然,這樣主觀性頗強的心象加上專業的意象,讓賢治的詩披上一層語言的面紗,要完全理解作者每一首詩丶每個意象的原意非常困難,但如果我們同意自接受美學以降的閱讀理論,我們就能把語言的歧義性變成一種閲讀的趣味。不同的讀者因爲自己的經驗與智識形成不同的語境便會有不同的感受與解釋,譬如靛藍的陰影,或者絲柏與星雲同時出現的意象會使我聯想到梵谷的畫作,雖然作者不ㄧ定作如是想。


這些特殊的意象,例如他描寫雲的(就個人理解)就有:
亞鉛灰色的雲、玉髓之雲、羧酸之雲、硅酸之雲、琥珀之雲、蛋白石之雲、玻璃的毛邊,以及Al(OH)3的沈澱等;又譬如其他地質學、化學方面的意象:白堊紀、蛇紋岩、鈷山、鈷藍玻璃、冰氮、石炭紀的鱗木、鋰的紅色火焰等,如果讀者能自行另外搜尋了解下這些專業詞彙的知識與形象,必定能增進閲讀賢治詩的趣味。


又因為這些具賢治特色的意象,許多會反覆出現在他的詩作,所以藉由多次的閱讀,由該意象出現在各詩位置的上下文之不同,也可以參考增進理解該意象的缐索,這是個人的心得。


還有些特別反覆出現的意象,譬如「透明」,在詩中可能指心象存在但人肉眼不可見之事物,或指天上世界、或另一空間之物。例如描寫病熱如:
「透明薔薇之火」的〈戀愛與病熱〉,透明的群青色的鶯群〈小岩井農場〉,「透明的/搖晃著的/是剛才那剽悍的四株桜花」等,似乎都是心象創造的形象。


「第四次元」可能指四維時空中的時間維度,是如同空間般,無方向限制的維度,而賢治的詩是在此維度上的一片片切片。
他的〈五輪峠〉則似在表現一種平行世界的觀念:
「真空的這一側或某一側」的兩位宇部五右衛門「彼此説 我是我/彼此說 那是雲⋯⋯」、「剛才的宇部五右衛門/還敲著煙管/這邊也將要一直下雪了。」


〈折射率〉中出現的光學意象也有出現在其他詩作,個人認為這裡的「折射」可能帶有某種宿命論的意味,這就好像,如果我説每件事物都有它自己的測地線,類似的況味。在此詩中,凹凸結凍的雪似乎被形容成人生的透鏡,人們就像不由自主被折射的光「不停地趕路」,冥冥被牽引向特定的方向。
同樣是光學的意象的,另一首紀念其妹敏子的〈青森輓歌〉也頗值玩味:「未知的全反射的方法」的意象似乎是在說「上方」(可能是指人過往後所去的地方),因為那個太平坦的湖面(界線),天的琉璃地面的全反射使得上方的光線不致於洩露至人間(大氣圈)。
〈盜賊〉中則有「不規則反射」的意象,比較難解的是「以兩手覆兩耳/聆聽電線的音樂盒」。
音樂盒的意象也出現在〈風景與音樂盒〉,這裡的意象則比較容易體會,我想是指在天空飄過的一片片(或一團團)雲如同音樂盒上一粒粒突起次第轉過發出樂音。或許在〈真空溶媒〉形容的雲的形狀可以間接佐證這種可能性,在詩中的雲「變為被搓得圓滾滾的石蠟丸子」。
在此詩接下來雲的變幻使賢治展開一連串如童話般令人驚異的心象素描:「紅鼻子的灰色紳士/正帶著像馬那麼大的純白的狗⋯⋯」



〈鞍掛山之雪〉裡將雪描寫成像酵母粉般也是非常令人驚喜的意象。

賢治詩中有許多關於太陽、月亮的意象,有些可明顯辨識,有些時候又似乎可以通用,譬如〈太陽與太市〉中的意象是明顯的:「太陽今天是小小的天之銀盤」,因此一般來說可以先假設在其他詩中出現的天空中的銀盤應是指太陽。當然,也有別的描寫太陽的意象出現在其他詩裡,例如「氫氣蘋果」、「黃金的薔薇」我認為應是指太陽。
在某些詩中「銀燈」則似乎用來形容月亮,總之,「銀的分子」可以指日月兩者的強光。其他關於月的形象猶有〈真空溶媒〉中的「融化了的銅」、〈原体剣舞連〉𥚃「灑降射出的銀之箭群」。月光是水銀 (〈東岩手火山〉)。


還有不稱我們生活的地方為地球而是稱為「大氣圈」,把天空形容成「碗」也是賢治獨特的心象,而「孔雀石」常出現在詩中來形容天空的質地。
「土耳其玉」則用來表現天際,例如〈山丘的眩惑〉以土耳其玉製來形容天地接合處。這首詩也有個很有意思的意象,即形容雪反射著陽光就像太陽濺出的火花「燃落」,此意象在〈鈷山地〉裡被進一步闡釋為「精神上」的「白火」。




鳥兒也是詩中常客,〈風景〉:「雲雀的達姆彈」;〈小岩井農場〉:「雲雀在天空做布朗運動」;〈火藥與紙鈔〉:
「鳥/又是一把/從天空被撒下/一起在雲下展開來/這回巧妙利用重力法則/聚集到遠方的吉利亞克」
〈烏鴉百態〉
「往西飛的烏鴉群/恰似芝麻的模樣」




在《春天與修羅》第一集個人化的意象較多,所以讀起來會比較吃力,譬如〈真空溶媒〉𥚃三角形的玻璃年輕人、四角形狀的背包、黃色時間(下雨前的氣流?),〈蠕蟲舞者〉裡奇怪的重覆的代碼與「阿拉伯風花紋的圖飾文字」。
先從第二集開始閲讀也是一種方式,先熟悉賢治的敍事手法。


〈小岩井農場〉𥚃對於明亮透涼的光線我覺得很有意思:「這個人從砂糖水的冰涼明亮的候車室⋯⋯」(原來賢治早就用糖水來形容光線的氛圍了)。其中尚有句「遠遠丟來語言的浮標」也很生動,我腦海立刻就浮現浮標拋過來,落入水中後浮沈的影像。


〈原體劍舞連〉是賢治非常有名的一首詩,清瀨保二有譜成合唱曲。此詩是賢治在1922一次地質調查後回程看到岩手縣的一種民俗舞蹈寫下的心象素描(他特別在此詩旁標註“mental sketch modified”),此詩的氣勢相當磅礴。「大氣圈的戰士」的「大氣圈」是非常賢治風格的形象,意思類似「地球上」,
「在蛇紋山地升起篝火/晃動檜之髪/在榲桲氣味的天空/燃起新的星雲⋯⋯今夜銀河與森林的祭典/在準平原的天際線/更加強力地擊鼓⋯⋯安朵美達也在篝火搖擺⋯⋯」
查這首詩的寫作時間是八月底,日落後夏季銀河有一半尚未落下而秋季銀河已逐漸升起,因此個人覺得此處的安朵美達(Andromeda) 正是指仙女座星系,而獅子座在黎明前升起,因此我們可以將「長刀是閃電 芒草穗的沙沙聲/散落在獅子座的火之雨/消失之後了無痕跡的銀河平原⋯⋯」理解成劍舞持續通宵。


收在此譯本的下一首詩也是長詩,這首〈東岩手火山〉我也很喜歡。感覺賢治的長詩彷彿是一氣呵成,但敍事的層次卻又有條不紊(注意詩句的齊頭不同通常表示分屬不同的敍事軸缐,有時是對話,有時表示內心獨白。前一首〈原体劍舞連〉有穿插神話以及舞者吟句,此詩則間有對話)。賢治此詩記錄自己帶著幾個學生夜登東岩手火山,詩人並描寫到了當時所見的星空,由於我們可以查到此詩記錄的是1922年9月17日至18日,所以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查出當時的星圖對照詩句來讀也別有一番趣味。此詩匯聚了許多賢治個人風格的形象:
「那鋼靑的壯麗/真的從獵戶的右肩/顫抖著往我襲來⋯⋯」
「折射率肯定也低/大概就像在濃濃的砂糖水/又加了水似的吧⋯⋯」
「大氣圈歌劇的演員」(賢治自比)


賢治較著名的詩還包括幾首描寫敏子最後幾日,或悼念敏子的詩,非常感人,包括〈永訣之朝〉、〈松之針〉、〈無聲慟哭〉、〈白鳥〉以及〈青森輓歌〉等,〈青森輓歌〉同時具有如《銀河鐵道之夜》裡的童話想象。但個人最喜歡的描寫愛戀感覺的詩是〈過去情炎〉這首:
「果樹短枝上/水滴變成透鏡/收攝納容了天空和樹和一切的景象⋯⋯刺槐已被挖除/那麼我現在就要滿意地放下鐵鋤/像是要去見等待的戀人似地/從容大方往那樹下去/但那是一個情炎/已是水藍色的過去。」
那樣的情愫,在還來不及嚐到戀愛般的甜美前,那情愛卻只是短暫的發炎並早已消去。


還有首思念的小詩我也喜歡:
「然後 那完全是/你的還有我們的腳步聲/那是因為/滿滿積在樹梢的雪/落到地面了。」〈今天是一整天明亮熱鬧的下雪天〉


本詩集譯者顧錦芬在書末的附記中提到宮澤和樹向譯者證實,我們熟悉的一張賢治戴帽子著大衣低著頭的照片,是賢治正在模仿他最愛的貝多分。這使我聯想到〈火藥與紙鈔〉中的意象或許可看成是他對貝多分喜愛的程度:
「若能戴上大帽子/大方地走在原野/我其他什麼都不需要/火藥和燐和大張紙鈔都不想要」。


〈一本木野〉中描寫小岩井農場東北方的原野:
「鞍掛山的鋭角/往藍空撐舉星雲/(喂 柏樹/你的綽號叫做/山的香菸樹/是真的嗎⋯⋯/喂 山的香菸樹/如果跳太奇怪的舞/會被說成是未來派的喔)⋯⋯」


這裡的意象讓我聯想到梵谷的畫,他的畫包括星夜等常出現絲柏,又其實賢治的心象素描某方面也頗似梵谷的後印象派的「主觀化客觀」,而未來派與後印象派又有那麼點相對關係。


此詩最後一段描寫在走在新月夜的森林中:
「假使我沙沙走在/森林或原野的戀人 蘆葦之間/被恭謹折好的綠色書信/不知何時就會放在口袋裡/而且只要走在森林暗處/手肘和長褲就會充满/新月形的嘴唇的痕跡。」
這段除了浪漫之外還展示了一個光學現象,即使沒在月夜的森林行走過,如果觀看過日偏食的朋友看了最後一段一定會發出會心的一笑。朋友不妨試試,當下次有機會遇到日偏食時,走到樹蔭下看陽光自葉縫間篩落的光斑,或者在一張紙上戳個小洞亦可,看看投射在地上的陽光是什麼形狀?


「從那一根一根烏黑的樹枝/天空四處的片片段段/就像是送來/所有年代的光的目錄」〈如果穿過這座森林〉
從天文學方面聯想,不同距離的星光,所到達我們的眼睛所需的時間不同,自然就會送來所有年代的星光。
「啊 風吹/溫暖以及銀的分子/傳送所有四面體的感觸」
這裡的四面體或可作五輪中的「風輪」解釋。


賢治的許多詩都有童話般的令人驚喜的想像,除了〈青森輓歌〉外,〈關於山的黎明之童話風構想〉中許多點心堆曡的塔更是令人垂涎。〈實驗室小景〉則流露出他童心未泯的悄皮:「怎麼樣 你,要不要用來喝杯氫氧化鉀啊/哼哼」


〈不輸給風雨〉原是賢治用來自勉的詩,並没有打算發表,不過這首詩經過渡邊謙的朗讀後(為勉力日本東北從海嘯的創傷中重新站起)而變得家喻戶曉。
那麼賢治當初又是因何原因作了這首詩呢?個人認為從詩題〈不輸給雨〉來看,或許跟另首詩〈會下的雨就是會下〉有關,敍述一個事件,即猛烈的暴雨曾使他設計肥料、負責的所有稻子全倒下。


因為這首詩成為許多人對宮澤賢治詩的第一印象,可能會以為賢治的詩都是如此直白丶勵志形式的,那就太可惜了,事實上,如果把《春天與修羅》拿給一位不知情的人看,可能會認為作者與你我是同一時代的詩人,個人以為,他的詩確實就是如此,修辭不落文壇公式俗套,意象極具個人風格,現在來讀仍像昨日剛出爐般新鮮。我讀了好幾次也不覺煩厭,極力推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